明鏡霽月

沙雕图系列,压垮皇后娘娘的最后一根稻草,
小天使好可怜,为什么大家都要欺负她?(笑)

黄泉组沙雕小剧场,一直在想璎珞送那么多"好姐妹"下去陪容音小天使,她真的会高兴吗?(斜眼笑)

https://shimo.im/docs/ix2Mv00YBeA97jvl/


实在发不出图。
内文为火车,请小心阅读。

 

这是个人第一篇延禧同人,一时兴起选了邪教来写,被朋友调侃专注邪教30年,
剧中个人最遗憾的两个黑化角色就是纯妃和尔晴,
故事前期尔晴是多么善解人意,我实在不明白编剧既然一开始就安排尔晴黑化,何必安排她那么多场陪容音哭或见证容音自白之后面露心疼的场景,
因此不管后面尔晴人设崩塌的多惨烈,个人始终找不到实感,也因此对这角色厌恶不起来。
纯妃亦然,就算爱情幻灭,好歹容音还是她交情极深的好友吧?在认识傅恒前两人就是闺密了,怎么想也无法理解纯妃有何必要非逼死容音不可。
更何况黑化就黑化,何必连智力也一并黑了呢?

 

终究还是感慨......只好写写文以抒发内心YY(明明也一样把尔晴写黑(摔))

 

还请看倌宽容阅读,否则我请出皇后娘娘罚你们用毛笔抄写100遍"宽容"二字

最近开始研究画CG,有点心得了,开心!
以后也可以产图了😂😂😂

提前祝大家七夕快乐!(ノ*>∀<)ノ♡

喔耶!上色完成!!
以后有空再画画看!

之前说要写正剧向入橘ABO,结果卡文,最后写了私设夏入橘ABO,虽然写得有些凌乱就是了。

先提醒一下无法接受扶他跟3P的千万别点。

就想写一下如果入夏相亲相爱,小夏又不是什么好人的设定。

结果这篇也卡很久很久。

之后没写车的话会写些小甜饼吧!或者恶搞向。

最后再强调,这篇慎点喔!!!!

入川医生的诱导日常(入橘—>夏)

发一篇之前在考虑要不要写的恶搞向文,因为脑洞太多,很多设定大概都被掐死在想像阶段,所以有什么发什么吧!
其实我发这篇也是为了淡化一点老是发车文的形象。
本文看似入橘,其实含有橘夏成分,被诱导的嘟嘟除了听从医生的指示行事,那些深植潜意识的指令也会不自觉遵循。
例如平时完全无视的合租规定,会不时跳出来跟医生作对,心疼医生三秒。😂
建议配合合租规定食用!

以下正文

———————————————————————

  
入川医生的诱导日常

  

(一)

我叫入川真理子,是一名心理学家,更正,是一名优秀的心理学家。

跟大家介绍我的生涯代表作【犯罪诱导理论】:

通过对话刺激前额叶达成让本性善良的人变成杀人魔的划时代论点,很快我就能证明我的理论了。

今天是个令人兴奋的日子,我即将迎接我研究生涯中最重要的研究成果,那真是一个可爱的孩子啊!温柔又多愁善感,单纯而且好骗(划掉),从第一次见到她我就决定将她列为重点实验对象,很快我就可以去迎接她了。

「和都小姐,走吧,一起去新的世界。」

找到缩在角落哭唧唧的那孩子,我忍住得意得大笑出声的冲动,向她伸出了手。

单纯的孩子乖乖地把手交给我,我带着她来到早就为她准备好的新家——码头里的住所,和我一起。

你问我为什么要和我住在一起?当然是为了24小时【贴身观察】并【加强诱导】啊!

那孩子一进门突然就站在原地不动了,开始四处东张西望,我有些好奇这个举动。

「你在找什么呢?」

「爱玛仕。」

咦?想不到这孩子看着朴素,竟然是个名牌爱好者吗?

(二)

「和都小姐,这个送你,穿穿看合不合身。」

为了增加那孩子对我的依赖度,我飞快地让我的迷弟迷妹们……咳咳咳,我的患者们调来了一件全新的红色爱玛仕大衣。

「不用了…谢谢……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想不到她只是看了一眼就摇头拒绝了这件昂贵的礼物。

「不喜欢红色吗?你喜欢什么颜色的?」

说实话红色确实是俗了一点,这孩子应该穿白色才对。

「绿色……」

emmm,真是奇妙的审美。

  

(三)

睡了一个无梦的好觉,一早起床就看到那孩子在厨房鼓捣些什么,直到闻到食物的香味才明白,她这是在做早餐啊?

装作若无其事在沙发上坐下,拿起今天的报纸随意浏览,我才不会让她看出来我在等她的早餐。

嗯?【病毒事件感染者目前累计2人,皆已确认死亡,疫情已受到控制,但嫌犯仍在逃。】

突然想起昨天收到的视讯遗言,到现在还没打开来看呢,守谷那孩子说了什么反正也不重要。

“医生早安。”

在我空着的肚子不争气地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前,那孩子已经摆好早餐坐到另一边的沙发上了。

看着她回到位子上安静地吃起她的早餐,而我面前则摆着一杯咖啡。

咖啡?

「和都小姐,这是?」

「那是82度开水煮的咖啡……」

喔~

那我的早餐呢?

  

(四)

「来,跟我说一遍,“夏洛克是个杀人犯”。」

「夏洛克是个…杀…杀人…犯……」

「不行,再来一遍,“夏洛克是个杀人犯”!」

「夏洛克是个……杀人犯!」

「做得很好喔,真乖!」

摸摸那孩子柔软的头发,像训练小狗握手一样适时地给予称赞……呸呸呸!和都小姐才不是狗!

「接下来再跟我说,“夏洛克不是朋友”。」

「夏洛克不是……不是……」

「不是朋友喔!」

「为什么不是朋友?为什么不愿意承认我们是朋友?呜呜呜呜呜呜……」

我是不是不小心戳到她的伤心处了?

  

(五)

经过一整天的诱导,那孩子已经可以流利地说出“夏洛克是个杀人犯”和“夏洛克不是我朋友”了,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今天辛苦了和都小姐,你应该饿了吧?有没有什么想吃的东西?」

那孩子歪头想了一下,突然走向她的包包,从里面翻出大量的外卖目录摊在茶几上,然后拿起手机看着我。

「这是……让我选然后你打电话叫的意思?」

那孩子点点头。

啊……突然拿出这么多菜单,叫我怎么选择好?

要不……全都来一份?

  

(六)

今天我带着那孩子来到码头后方的空地,让她练习对着罐子开枪,我首先手把手带她学会如何握抢。

对,手把手,我从那孩子后方环住她的身体,握住她两只手摆出正确的持枪姿势,在她耳边轻声细语地指导她如何上膛、瞄准、射击。

说话间可以闻到她头发间好闻的香气,暖暖的小身子抱起来手感很好,让人时不时想捏几下,决定了,以后就这么做诱导吧!

「怎么了?怎么在发抖呢?」

察觉那孩子身体微微的颤抖,看来诱导得仍然不够深入,让她想像对朋友开枪果然还是太勉强了吗?

我特别温柔地在她耳边询问。

「医生……痒……」

  

(七)

第一天的开枪训练还算顺利,那孩子已经可以做到打100发子弹中82发了,不可思议的是,连续三次100发子弹中82发,是巧合呢?还是巧合呢?

总之之后要渐渐诱导她把罐子想像成夏洛克,只要她能做到对夏洛克开枪,离我的理论完成验证就不远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们回去吧!你也累了吧?」

摸摸那孩子的头以示奖励,然后转身往码头的住处前进,走了几步发现那孩子慢慢地走在我的左后方,于是停下脚步等她跟上。

谁知我停下她也跟着停下,我走她也跟着走,干脆走到她身边,想不到她竟然又向旁边跨了一步!

「和都小姐,你怎么了?为什么要跟我保持距离呢?」

她小小声说了什么我没听清楚。

「你可以说大声一点没关系喔!」

「不许站在我面前、不许站在我背后、不许站在我旁边、预测我走的路线给我让路……」

什么玩意儿?

  

(八)

不知道那孩子为什么总是跟我隔一步的距离,我选择使用强制手段让她跟我走在一起,边顺着她的头发或者揽着她的肩膀走路,这么做似乎十分有效。她乖乖地走在我旁边了,莫名有种成就感。

但是匪夷所思的事情还在后面,回到住处的那孩子显得有点焦躁不安,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终于,她做了点不一样的事情,她打开窗子,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大约只打开了45度,她看到窗外因久未打理长出的青苔,突然就往厨房走。

正当我以为她是想拿什么工具清除苔藓的时候,她竟然拿了个杯子装了水,替青苔浇水?

真是令人匪夷所思的嗜好。

  

(九)

码头里的住所向来都有专人打扫,即使如此仍是免不了从哪里冒出一些不速之客——例如眼前的蟑螂……

哎呀不快点消灭的话分分钟繁衍出上千只,想想都觉得恐怖。

「和都小姐你在做什么?」

看着那孩子戴上口罩和手套之后穿上围裙,手持一个透明塑料袋,全副武装似乎在为什么重大工作做准备。

不会是打算活捉吧?哈哈哈,怎么可能?

「……」

那孩子缓缓做着深呼吸,接着屏气凝神,在旁看着连我都跟她一起屏住呼吸。

时间仿佛一瞬间定格住……

不对,定格住的只有我们两个而已,好奇她为何久久没有动作,我忍不住看了她一眼。

那孩子满面通红,呼吸急促,仿佛身体与意志互相违背,僵在原地却抖如筛糠,心下大叫不妙!

「糟了!她的表层意识正在抗拒!再这样下去人格会崩毁的!!我数到三你就会踩死它!一、二、三!!!」

“啪”

(十)

对于和都小姐不时表现出来的奇怪举动,最终终于有了答案……

看似平凡又刁难的指示究竟是如何深植和都小姐潜意识里的?

看着那张经过诱导之后默写出来的所谓“合租规定”,我深深感受到了Miss夏洛克的可怕之处。

  

亲爱的对手啊!

我该拿什么来回敬你?

  

  

《反:合租规定》

一、没有拜托你不许不做早饭

一、咖啡用83度的开水泡

一、不需要打扫卫生

一、说话声音不许低于50分贝

一、放心过得悠闲一点

一、尽量说往事

一、有什么自我主张尽管说出来

一、开无聊的玩笑也无所谓

一、好笑更要说

一、一天提问次数无上限

一、一件事情让我重复几次都没关系

一、让我重复几次也不会把你丢出去,请安心留在我身边

一、尽量哼歌,我想听

一、笑的时候尽量咧嘴笑,笑开心一点

一、想玩头发可以,也可以玩我的

一、在室内可以咳嗽或打喷嚏,方便我控管你的身体状况

一、不许受伤(这点同意)

一、不许生病(这点也同意)

一、不会有人拜托你买东西

一、请随自己的喜好购物,买多少都可以

一、我不满意的东西有人会帮我重买

一、开窗的角度无限制

一、觉得闷请随意开关窗户

一、房间的灯我会帮你关

一、冷气保持26度、暖气保持27度

一、电脑和手机经常充电(这点同意)

一、有快递来可以打开快递,但注意安全

一、这里没有大提琴

一、这里没有标本

一、书籍请随意翻阅

一、这里没有奇怪的机器

一、资料请分级翻阅,最高机密请勿翻阅

一、请站在我面前

一、请站在我背后

一、请站在我旁边

一、走路的时候发出脚步声也没关系,我好辨别你的位置

一、突然开门也没人会骂你

一、突然关门也没人会指责你

一、把书弄出折痕什么的可以原谅哦

一、不许给苔藓植物浇水

一、这里没有猪笼草,就算有也不要浇水

一、对我说“生日快乐!”我会很开心哦

一、厕纸有专人准备

一、不可收码头里的患者的礼物

一、买剥了壳的糖炒栗子

一、任何时候都可以寻求同意

一、来自我的电话不想接可以不接(这表示得加强诱导)

一、出现蟑螂的话必须打死!!!

一、不要用太拘谨的口气打招呼

一、请看着我的眼睛说话

一、总是预测我走路的路线走在我旁边

  

  

  

  

TBC  or  END

发一篇写了好几天的车,

稍微聊一下设定,对了,本篇有扶他!

忘了标在须知里!😱

本文没有特别描写成结一词(作者别扭)和标记关系。

原本打算让小夏提出标记,但考量到嘟嘟对于AO之间不平等关系的心理障碍,决定让小夏回避这个议题。

是说有人问我要不要写入橘ABO,如果要写大概是EP05脑洞(跟本篇平行世界?),诸君怎么看?🌚

嘿嘿嘿!这次我把阅读须知做成第一张图了!

总之又是该烧毁的入橘邪教车。

其实写这篇的灵感是最近正好听到KOKIA的叹息之音,

意外觉得那句只要活着就好的台词符合嘟嘟的心情,

认为只要活着就能找到新的目标的嘟嘟,

如果小夏是死在她的手里,还能这么坚持吗?

本文我自己写着都觉得不好意思,其实车的篇幅不多,

但是蛮羞耻的..... 总之,祝大家行车平安!